同是「實習」,大陸補助台生的46k真就不如蔡英文給吳音寧的250萬?

UncleLike     2018-06-26     檢舉

吳音寧(左)在島內已有「小蔡英文」之稱。

「別說,倆人長得還真像」,看著網友將台當局領導人蔡英文與台北市農產公司總經理吳音寧拼在一起的合成照片,數不清的人發出類似感嘆。

髮型像、穿著像,講話時的陰沉表情、空洞腔調也像,東窗事發後「神隱」的處理方式更是如出一轍,難怪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把吳音寧稱作「小蔡英文」;難怪即使吳音寧已成政治風暴中心、「當代最佳被憎恨對象」,蔡英文仍要拼力死保,島內媒體人「恍然大悟」後指出:「吳音寧根本就是蔡英文」。

從一名默默無聞的鄉公所秘書,一躍坐上統帥五六百人大公司的位子,在沒人任何行政歷練的情況下,成為年入250萬新台幣的高新「實習生」,吳音寧用自己「勵志」的「實習」經歷告訴所有人:在如今的台灣島內,擁有一個「政治正確」的「資政爸爸」、鄉長表哥,及「『台獨』舅舅」是何其重要。

台媒爆料,吳音寧的父親吳晟(本名吳勝雄),擔任蔡英文辦公室「資政」,是所謂的「台灣本土作家」兼教師,其舅舅是「台獨中央聯盟」委員,如此深綠的家庭,對民進黨擁抱深綠支持者來說當然別具意義。

後台之硬、根基之深,吳音寧的行事自然不用太多顧忌,鬧出菜價風波後便「神隱」;用公款買「蔬果殘貨」運往老家;挪公費幫鄉長表哥;視察產地時被爆吃魚翅宴,並拿公司推廣費替民進黨綁樁(鞏固支持者),樁樁件件被媒體披露後雖引發社會公憤,卻仍獲蔡英文的死保,稱吳是「有理想、會做事的人」,還以黨主席身份下達「支援令」,要派一組人協助吳作政治攻防。

厲害了吳經理,吃著魚翅送著禮,「小英」依舊挺著你!時至今日,即便島內農會、台北市相關負責官員皆狠得牙根痒痒,紛紛呼籲應換個位置給吳學習,直言「以她目前的能力,做理貨員是最好的」,卻依舊無濟於事,就是沒人動得了她。上周四(21日),原定舉行的北農臨時董事會又被「流會」,外界解讀就是為吳音寧護航。未來,蔡英文請的250萬天價「實習生」的「實習」生涯還將繼續。

苦於台北市在北農董事會所占席次不夠,台北市長柯文哲(右)也動不了吳音寧。

島內媒體人指出,吳音寧的風波勢必引發眾多年輕人內心的不平:就因為你有個好爸爸、好親戚,沒有行政歷練就能從鄉公所秘書一下當上總經理,坐擁高薪?你缺乏工作能力、經驗,靠著政治鬥爭上位,一上來就徇私,只照顧親戚,卻領著250萬「實習」薪水,這與我每月拼死拼活的22k(22000新台幣)是否太過懸殊?

一步登天、公器私用、背景深厚、坐擁高薪,吳音寧的「實習」經歷與普通職場新人實在大相逕庭,平民百姓家的孩子誰也沒有這種「實習」法,更摸不著250萬高薪!

吳音寧一度矢口否認自己年薪250萬,結果被島內知情人士將收入結構徹底曝光。

近兩年,隨著台灣經濟持續低迷、產業困境加劇、低薪魔咒揮之不去,越來越多有志青年選擇登陸發展,甚至沒有畢業即赴陸實習,為未來打前站。實習的過程除有助提升行業技能、實操經驗,更能幫台青了解、適應大陸日常生活方式及商業、企業運作模式;融入當地生活並累積初步人脈;觀察在地發展、需求,為未來職業生涯,甚至創業規劃打下初步構想,善加利用可謂益處多多。近月來,「惠台31條」的落地實施,更為島內青年登陸發展提供了便利實惠與無限空間,各省市在「31條」實施細則中不但紛紛夯實「台青條款」,便利台胞學習、就業、創業,甚至專門圍繞「台青登陸實習」,提出實實在在的幫扶舉措。

如今台青登陸求學、發展已成大勢。

僅以吸引台資和聚集台胞較多省市近期最新出台的措施為例,上海市在日前發布的55條惠台措施中明確規定:「支持本市有條件的企事業單位為台灣青年提供實習、就業崗位。」福建省6月6日啟動實施的《福建省貫徹〈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實施意見》中規定:「支持台灣青年來閩實習就業創業。對福建省承接台灣青年實習實訓符合條件的企事業單位,且在閩實習實訓時間連續不低於15天的,按照每人5000元的標準,由財政分級補助承接單位。對符合條件的台灣青年實習實訓和就業創業基地、推薦台灣青年入駐基地的社會團體給予獎勵。」19日,浙江寧波公布惠台80條新政,其中規定:「每年為台灣同胞提供不少於1000個就業崗位;每年接收100名台灣大學生開展實習活動,實習期間給予學生1000元/人實習補貼並承擔在寧波期間的食宿、交通、參訪、人身意外保險等費用。」

「實習期間給予學生1000元/人實習補貼」,厲害了寧波,每人1000元人民幣(約合4658元新台幣,依台灣的習慣性說法約為4.6k)的實習補貼不是補給實習單位,而是補給台生個人的,外加承擔在寧波期間食宿、交通、參訪、人身意外保險等費用。給補助、管食宿、有保險,這足以讓台生毫無後顧之憂地學習技能並充分感受大陸,島內家長得知如此安排,想必也會倍感安心。

寧波公布惠台80條新政。

當然,即便是在無後顧之憂的情況下領到4.6k,也遠遠沒有吳音寧的250萬年薪領得爽。在聘請「實習生」的手筆上,大陸比起蔡英文確要「甘拜下風」。好在蔡英文獨厚的僅有吳音寧一人,大陸政策所惠及的,卻是島內成千上萬普通百姓家庭的青年學子。況且對於這些不能憑藉家庭背景「以『獨』而貴」,只能自食其力流汗打拚的普通青年而言,如此機遇或許已是彌足珍貴。

都是「骨肉同胞家裡的孩子」,當島內經濟持續低迷(只有蔡英文認為處在20年來最好),年輕人逃不出低薪魔咒時,大陸願意敞開大門,憑藉最大的真誠與實惠,助他們在新的世界找尋新的希望。儘管沒有「好爸爸」、「好親戚」,但只要有睿智的眼光和堅韌的意志,台青仍可抓住機遇,憑藉自己的汗水暢快打拚,實現理想。縱使「萬事開頭難」,但事業初始階段無論掙多掙少,仍是自己堂堂正正奮鬥所得,總好過雖然不清不楚爽領著250萬高薪,卻被別人戳著脊梁骨,說你加入了「二百五俱樂部」。(王思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