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專欄:巫統的怨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Spring90     2018-06-26     檢舉

巫統黨選來得正是時候,人人大解放,以前不敢講的,現在不只是大暴走,還扮演比老百姓更慘的受害者,如同是一個長期被納吉和一馬案綁架的可憐人。

凱里將在倒數中的黨選,與代主席阿末扎希及元老姑里一同競選主席大位,他認為,如果證實在一馬案中有罪,涉案者應當自行承擔罪責,別再拖累巫統。

多少認為巫統清白、明天會更強的人,為凱里鼓掌。他們的前首相,如今成了飄飄,在巫統的天空飄來飄去;納吉更像一頭怪獸,一開口就會讓巫統心驚膽跳,怕被拖下水,速速跟他切割為妙。

慢著,一馬案不是一兩年的案,從巫統到剛宣布退出的民政,為什麼在當家時不出聲又不脫身呢?為什麼當老慕等人被踢出黨時選擇沉默,繼續被熬成一鍋粥,被綁在一起?

巫統想要不變污桶,接收一馬案廢料,從爛泥巴脫身,除了與納吉切割,還要逐一拆解黨內的老屁股。

可是,巫統要重振聲威,走向極端政黨,又不能沒有老屁股坐陣,老屁股如姑里,新股如嘉馬,這兩個老屁股的言行,即使放個臭屁,都是香噴噴的,足以激發失落黨員的士氣。

心跳一百

納吉說一馬案所涉巨款是政治獻金,他是金庫,像日本黨派老大那樣分給黨同志。誰沒拿過老大的錢,誰沒受過恩惠?

前第一家庭是巫統無法逃避的怨魂,今天在黨選上大聲喊話的人,都別想輕易當個壁虎斷尾求生。

納吉大到不能倒,巫統還是會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他在法庭上好過一點,巫統的心跳就不會跳到一百。